湖南常德药山寺二日游攻略

湖南的常德药山寺是中国的禅宗祖庭,是禅宗一个重要的分支,也是佛教的著名胜地,拥有无与伦比的文化探究价值和观赏价值,下面给大家分享湖南常德药山寺二日游旅游攻略。

从长沙车行三小时,晚六点至常德药山镇竹林禅院。男众、女众约五十人进入,登记,分别至寮房入住。同舍八人:组长律师道勇、师大物理生乔蔚、朱先纯同车而来,琴师西溪、晨曦、大专高老师、培训校长小军自驾先行抵达。

各自整理床位罢,七点至经堂。带领诵经的法师先讲两天禅修日课、过堂吃斋、禅院作息律条等事项,然后带诵《金刚经》。法师语极快极流畅,众勉力随诵,很吃力,但不敢有所怠慢。八点回寮房,同舍互相交换零食、闲话。或听西溪抚古琴,或寻觅网络、翻书。九点许,钟、鼓鸣动清寒,一声、两声、三声…已是寝时。舍友交谈琴理、佛理、中西医学、鬼神故事、饮食等,熄灯后仍意犹未尽。明早四点半,我们能否如时起床?

第二日,四点闹钟,二十分钟后好不容易爬起,同舍陆续洗漱。钟声将尽,出门遇一二步履匆匆的披灰色毛呢斗篷的僧众师父,此时已是鼓点催更,如《刺客聂隐娘》魏博宵禁的街市发生刺客警讯的情状。

钟声尽,鼓点急

 

五点至禅房,男女众分坐,明影法师讲禅法,行禅、坐禅,要在专注一心。双腿盘坐,覆毯,闭目,含颚,双手交叠小腹前,守息,如法师状。不到一小时坐禅,腿极麻,不断调整背部使略前倾,努力寻求进入、禅定而不可得。第二次半小时坐禅省察“我是谁”亦如是。

禅院晨色

 

六点多至五观堂早斋。斋前五观:计功多少,量彼来处;忖己德行,应否受食;防心离过,贪等为宗;正事良药,为疗形枯;为成道业,故受此食。吃斋亦恭敬。礼佛问讯,次序和谦让,无杂声言语,专注于一食,只觉饮食所需有限亦难得,是有益之食进补有益之身,不仅调和肠胃的需渴,也调和脾性、心性、德性。感恩万分,喜悦万分。如何好好地食一顿饭,饮一瓢水,这也是禅的很好体悟。

禅院远眺

 

正门

 

八点止观堂一起听明影法师讲佛。四圣谛:苦谛、集谛、灭谛、道谛。苦谛,世间一切根本是苦,由苦才能感知乐,如加缪“西西弗斯推石头上山”的人生之喻;集谛,“苦”产生的原由,即“我执”、“无明”、“欲”;道谛,破除“我执”的法门;灭谛,除灭、清净的状态。八正道,正念、正见、正思维、正语、正行等,从身、心、意上用功的法门。听得惘惘,所得只鳞半爪。又读,双手捧折叠页的经书展开,好久才找到带领诵经法师读到的位置,口中念念有词,硬着头皮镇定而辛苦地随诵,如弁庆在安宅关守将前镇定自若地演绎《劝进帐》一样。

斋堂“五观堂”前

 

午斋很丰富,虽素而有滋味。下午听明影法师讲禅宗、公案里的顿悟。禅宗以唐宋时为最盛,至今一千多年,顿悟的禅师不过九百多人,其中真正了悟的更是少之又少。从达摩祖师抵达南梁传道,到唐代六祖惠能发扬光大,传绪的南禅五家七宗,以江西马祖禅师、南岳石头禅师、常德药山惟俨禅师等为代表,讲禅、习禅、悟禅、传禅,盛极一时,而今却已衰落。以前也获知杰克-凯鲁亚克和金斯堡等“垮掉的一代”、莱昂纳多-科恩、乔布斯……近现日韩很多的茶人、名人、藩主、当代欧美政商界、文艺界名流,都投身其中,而回,看药山禅等南禅的发展,不禁感概。

近午

 

晌午

 

禅院旁竹林

 

禅宗讲,破除“我执”,“因无所住而观其心”,则得顿悟,很难。但一切妙理、智慧体系作为人生的药引,虽不能必定点拨人成圣贤成佛,但可实现打开、贯通,引导人格在日常凡俗事情的操习、体悟中,卑至而圆融,变得很有力量。所谓找到自己,回到自己,终获真正自由。所以,有净慧长老首倡“生活禅”,明影法师发心和组织力量,弘扬药山佛法、“生活禅”。发菩提心,立般若见,修息道观,所谓修“生活禅”的要义,虽听得一知半解,但“乐善好施的情怀、清净内敛的言行、柔和忍耐的态度”等“六度菩萨人格”,却是有很实际的参照意义。其余如“过去的罪再大也小,未来的罪再小也大”、“自己努力多一分,对别人的要求少一分”,参照了凡先生所讲的“改过迁善”和“积福报”之义,亦发深思。

法师讲禅

 

暮色

 

晚上诵经外,最重要体验即是首次参加“传灯”。对于燃灯古佛、如来、释伽牟尼之间的关系,不甚了然,只是俯身在释伽牟尼佛前香案恭敬取一盏小灯,跟着奉灯的人们作单列徐徐而出。走在木楼梯、廊道舍级而下,前往观音殿,路上不免担心灯被风吹灭,左手小心翼翼遮挡,好像对待自己珍贵而危若游丝的生命一样。如果暂时离开自己的视角看,这蜿蜒而动、颠簸扑闪的长长传灯行列,也是极虔诚极美的吧。

传灯后

 

一天的参禅和“劳作”结束,回到寮房,舍友们开始享受西溪的古琴练习时间。

明月出天山 ,蒼茫雲海間。

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

漢下白登道,胡窺青海灣。

由來爭戰地,不見有人還。

戍客望邊邑,思婦多苦顏。

高樓當此夜,嘆息未應歇。

西溪定而沈厚的咏唱声,应和缭缭的琴音清调,很有古朴、慨然之气,听之神往,如入其境。李白其他的几首名诗、《凤求凰》、《广陵散》……几个人听了一首,再催弹一首。大概,我们也略听到些许禅意之境。西溪这次过来听禅听经,亦是为悟琴理,为练琴,而对于我们而言,西溪还真是了不起而又略奇异的男人。而不管是对西溪,还是对我们同舍每人,除了短暂机缘而获得的恍若读书时代的同舍情谊,还有这苍茫宇宙、这人世间,我们的“今生或只此一见”的清醒觉知和默默接受吧。

九点多,西溪已去外面山上的竹林练琴,最后的鼓声也停歇,已是养息的时间。乔蔚看着窗外,惊叹于此夜的星空,说是要出门看看,惹动同舍三四人同去,一为看今晚的星月,也找找西溪。在清冷而不甚明亮的光辉洒落的禅院前广场和湖畔草坪,仰望亘古不变的叫不上名字的这些星星、星系,这一团团星云组成的宝钻灿烂天幕,顿生心念:观星亦是禅境啊。

第三日。坐禅、早斋罢,同舍男众开始打扫包括昨晚传灯的观音殿在内的禅院各处。虽然不记得缘念,至今也不记得《心经》,还对昨晚问道勇大哥的“昨天心不可得,今天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等和解答一知半解,但想到这是做佛事,手下、心下自然恭恭谨谨。又想到,在这开始适应禅院生活的时候,很快,我们就要离开。

晨色

 

远瞰禅院

 

八点半,禅院前广场集合,以单列行脚队伍,男前女后,前往3.5公里外拜山,参见药山古寺和惟俨禅师化身塔。师父告诫行走专注一心,勿交谈,勿左右旁顾赏看风景作旅游心态。两侧屋舍、田亩俨然,青山俊秀,一黄、一白、一黑,三只汪伴行。一路无话,转至小路,经过有净慧长老录音播放的一栋楼筑,走到化身塔所在处的山脚。台阶数应在百级上下,跟着僧众师父三阶一拜,然后磕下去,尽管石阶上沾附不少泥土,也顾不得。到了山顶,见左右山峰围抱,空气很好。这几十平见方的平整过的黄泥地中央,就是惟俨禅师的化身塔了。只六七米高,塔身破裂,略倾颓,丝毫不及岳麓山见过的黄兴碑,与隋舍利塔规模相当。男女众跟着僧众师傅拜谒,诵经,持礼,感谢前辈禅师的善德、大愿大行。令人高兴地是,明年五月,化身塔即可完成整修,新塔将高约十八米,巍然庄严,包括竹林禅院的建立、扩大,打造国际禅学交流中心,这也是明影法师的发心、带领和地方政府支持的合力,确实是值得赞叹的大功德。

前路

 

拜山

 

少刻,一行即下山前往近旁的药山老寺。正面是异于竹林禅院唐风的木石结构的“药山慈云讲堂”,旁边一棵参天古树、若干柚子树等,我们就在讲堂前完成合照。讲堂正面开放式,无门,只有青灰淡雅的廊柱、匾额,其他三面无墙,只用半高的屏风遮围,讲堂内除了一些凳椅,别无他物,正中背景则是河北赵县柏林寺净慧长老讲禅的图片,遗墨 「善用其心,善待一切」。

讲堂前

 

讲堂内

 

寺旁古树

 

我们在讲堂一边的别舍喝茶小憩,谈天。茶很有滋味,还有糕点、水果。和乔蔚拿取似发糕的点心,才各自发现是麻糖(麦芽糖),相视而笑,确实黏甜,好吃。西溪则在一旁帮几个女众打树上柚子。然后就是药山寺正殿的礼佛了。十一点许回程,前半段基本照原路,后半段走水库沿侧和竹林间,一路上感觉方才行走、拜山、休憩、礼佛,所有地,完成了一个长长的庄敬的仪式,除了诚意正心和感谢外,是微淡、足实的喜悦,还有放松的心情。

返程-水库

 

返程-竹林

 

回来略疲乏,和高老师、乔蔚在寮房暂歇,没能赶上午斋前的斋仪,只心想,这样也没关系的吧,佛家仪式是方便法门,对我们没有那么多苛求。午斋后,一点一刻,是这次生活禅修行之旅的皈依仪式,在观音殿举行,计十二人皈依。因为想见证舍友朱先纯的皈依和相关仪式,高老师、西溪、小军,我们一起进殿旁看,也参加礼佛仪式。皈依的信众受五戒:不杀生戒、不妄语戒、不偷盗戒、不邪淫戒、不饮酒戒。

每个人根据自己的发心和能力意愿,持守五戒或部分戒条,对于守戒,虽严格,也有灵活之处。看了一遍,并没有足够的动念想去皈依。

如果真想,那是已准备好,有舍弃、笃定、如一的觉悟。回来问朱先纯法号,名「耀一」,发耀光明之心,诚实笃定如一,确实是好名字。

最后,就是准备下午两点半的茶话了。我们从观音殿搬来坐垫,摆放位置,一位师父则准备茶、香、零食。明影法师和僧众师父上座,男女众分两旁满座。由西溪的琴声开始,我们对本次的禅修进行总结和提问。疾病、无我、六道轮回、家庭关系、内心的平衡、读经……明影法师参知老庄、孔孟、佛陀、达摩祖师等儒释道传统智慧和西方哲学,延及当代前沿,以广博、圆融的认知体系和诚恳、耐心,不厌其烦地一一解惑答疑。从生命的复杂性、人生的终极目标,到日常修行,到俗常琐事的应对,归而言之,珍惜今生,珍惜难得的人身,自己的人格,去获得最终的圆融、自在。

茶话-准备中

 

五点钟,坐上大巴,开始返程,与明影法师、僧众师父告别,与这里的山、湖、禅院、寮房、禅室、斋堂、钟鼓罄板…一一告别。他日,舍友们,我们中的部分,或有乘愿再来之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