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庆云南中秋:同庆“中国”节 家国共团圆

“一年月色最明夜,千里人心共赏时。”秋月明,清风习,月桂香满。在这秋高气爽的时节,神州大地共赏一轮明月,共寄团圆之思。

“中秋”,又称“月夕”,最早见于《周礼》一书,《礼记·月令》上说:“仲秋之月养衰老,行糜粥饮食。” 秋者,庄稼成熟之意也。农历八月十五,因其恰值三秋之半,故名“中秋”。

中秋真正形成全国性的节日则是在唐代,《唐书·太宗记》就记载有“八月十五中秋节”一说。至明清时,中秋节已与元旦齐名,成为我国的主要节日之一。

中秋是中华传统佳节,承载着中华民族对丰收的冀望,对团圆的渴盼,对美满的情思。在古代,经历了春耕夏耘的先人们,在中秋终于迎来五谷丰收,举家团圆,这是辛劳背后的亲情凝结,寄托了古人对国家强盛、现世安稳的绵长祝福。

据《东京梦华录》记载:“中秋夜,贵家结饰台榭,民间争占酒楼玩月。”这一天,酒楼、店家都会重新布置一番,拿出新启封的好酒来卖,果铺前更是堆满了新鲜佳果。夜市人马喧闹,百姓们登上楼台观月,一些富户人家则会在自家的楼台亭阁上赏月,同时摆上美食、安排家宴。即便是住在陋巷里的贫穷人家,也会典当衣物去购买酒馔,在月下欢度中秋。

“星辰让光彩,风露发晶英。能变人间世,翛然是玉京”,“丹桂扶疏,银蟾依约,千古佳今夕”,“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千百年来,从秦砖汉瓦到唐风宋韵,一轮明月盛满了一代代中国人的文化乡愁。

悠悠天宇旷,切切故乡情。当夜幕降临,皎月升空,中华儿女酣畅淋漓挥洒情愫,接续先人浪漫想象,品味收获的喜悦,共叙未来美好愿景。

文化如水,源远流长;明月如镜,映照古今。数千年来,中秋蕴藏的意绪与哲思,早已成为我们中华民族一种特定的认同、沟通与凝聚方式,寄托着亿万家庭对团圆的憧憬,承载着绵绵的血脉亲情和深厚的家国情怀。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在中国人眼里,家是繁衍生息的场所,是安身立命的港湾;国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更是精神的家园、心灵的归宿。家奠定国之基石,国护佑万家平安。

在这月圆之夜,有人和家人团聚,享受美好时光。有人戍守祖国边关,书写青春无悔,有人守护万家灯火,思念深藏心底。凝眸明月,思绪万千,道不尽悠悠家国情。

当中秋遇上国庆,举国同庆,阖家团圆,国与家“撞了个满怀”。民胞物与,家国同构,神州月圆,举杯同庆,祝愿小家团圆和美,祈福大国团结富强,家国梦圆!

民间中秋赏月活动约始于魏晋时期,之后每逢中秋,便摆出果品,赏月畅谈,把酒问月,庆贺美好的生活。此外,我国很多地方还有祭月、拜月的习俗,《礼记》中就记载有“秋暮夕月”,即祭拜月神,向明月寄托对未来的希冀。

月饼原本是祭月时供品的一种,以后成了民间互相馈赠的礼品。如今,中秋吃月饼更是成了很多人必选的项目,取团圆之义。

除赏月外,观潮可谓是又一中秋盛事。中秋观潮的风俗由来已久,早在汉代枚乘的大赋名篇《七发》中就有了相当详尽的记述,汉以后,中秋观潮之风更盛。苏轼写的《八月十五日看潮》中提到:“定知玉兔十分圆,已作霜风九月寒。寄语重门休上钥,夜潮留向月中看。”

古人有“燃灯”以助月色的风俗。在湖广一带有用瓦片叠塔,在塔上燃灯的节俗,江南一带则有制灯船的节俗。在近代中秋燃灯之俗更为兴盛,特别是广东地区,各家于节前十几天,就用竹条扎灯笼,作出果品、鸟兽及“庆贺中秋”等字样,上糊色纸,绘各种颜色。中秋夜灯内燃烛挂于家屋高处,俗称“树中秋”或“竖中秋”。

人们经常在中秋时吃月饼、赏桂花,食用桂花制作的各种食品,以糕点、糖果最为多见。中秋之夜,仰望着月中丹桂,闻着阵阵桂香,喝一杯桂花蜜酒,欢庆合家甜甜蜜蜜,已成为节日一种美的享受。到了现代,人们多是拿红酒代替。

南方广泛流传着烧瓦子灯(或称烧花塔、烧瓦塔、烧番塔)的游戏。如《中华全国风俗志》卷五记:江西“中秋夜,一般孩子于野外拾瓦片,堆成一圆塔形,有多孔。黄昏时于明月下置木柴塔中烧之。俟瓦片烧红,再泼以煤油,火上加油,霎时四野火红,照耀如昼。”

清代宫廷把月中的玉兔称做“太阴君”,民间则不同,百姓们称它为“玉兔儿爷”。在北京一带的民俗中,中秋节祭兔儿爷反映了民间敬神心理的异化,中秋自从由祭月的礼俗转化成民间节日后就淡化了礼俗色彩,而游赏性质越来越突出,玩兔儿爷的风俗可以说是这一现象的有力佐证。

素材:丽江市委宣传部、大理州委宣传部、临沧市委宣传部、迪庆州委宣传部、红河州委宣传部、保山市委宣传部、文山州委宣传部、临沧市文旅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