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宁礼门:处处皆景引客来

初秋时节,周宁县礼门乡蝙蝠洞景区游人如织。游客沿溪边漫步,一路欢声笑语。“乘坐竹筏到蝙蝠洞,就像是来到一个新世界,风景真是太美了。”来自南平的游客刘艺一边拍照一边说。

入夏以来,礼门乡秀美的自然风光和凉爽的气候,吸引数万名来自漳州、南平、福州等地的游客前来避暑游玩。

作为周宁县首个国家级生态乡镇,近年来,礼门乡主动融入争创“国家全域生态旅游示范县”工作大局,依托辖区自然风光、传统古村落,大力发展乡村游,以乡情引乡贤,积极倡导乡贤返乡创业。

“这里不仅风景秀美,也是夏日避暑好去处。”近日,在礼门乡陈峭景区,来自漳州的游客蔡烨瑜高兴地说道,陈峭就像深闺里的“世外桃源”。

陈峭村山峦叠翠,云蒸霞蔚,风景优美,可看日出、观云海、听松涛鸟鸣、赏古村清韵。然而,早些年陈峭村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以前进出村子只有一条狭窄崎岖的路,年轻人都想外出打工,或在城里买房,不愿意回来。”说起村里的旧貌,陈峭村党支部陈妙皇记忆犹新,那时候近千人的村落只剩下百名妇孺老幼留守,村落日趋衰败,逐渐变成了“空心村”。

礼门乡平均海拔988米,森林覆盖率76%,有享“八闽首景”之誉的滴水岩、鬼斧神工之奇的蝙蝠洞、如擎天之柱的玉笔峰。

尽管域内旅游资源丰富,礼门乡却饱受交通不便、旅游基础设施落后、旅游产品不丰富等多重因素影响,难以聚集人气,乡村旅游发展不温不火。

“上一次来滴水岩、蝙蝠洞景区想上厕所都难,景区里的指示标志和信息牌也很少。”来自福安的摩旅爱好者邱杰说,2015年,从福安骑行至滴水岩景区,滴水岩景区不完善的基础设施给他带来一些不便。

“过去,礼门乡旅游依赖自然景观资源、古民居古建筑吸引游客,但景点观赏停留时间短,基础设施不完善,外地游客大多是上午来下午走。”礼门乡乡长刘少燕坦言,很长一段时间,礼门乡乡村旅游业难以提升。

“以前,从县城到礼门都是山路十八弯,现在道路四通八达,游客来玩也比较方便,生意越变越好。”礼门乡姐妹饭店老板何文清笑着说。

没有优质便捷的道路,难以发展乡村旅游。近年来,礼门乡以改善交通为突破口,先后投资8000万元建成12.3公里礼门至陈峭旅游公路,新建大碑村、仕本村公路6.5公里,完成调后线山头至后垅段、际油线油湾段路面修复工程和调后线公路工程调羹际至山头段一期建设,持续推进全乡旅游道路建设,逐步完善交通路网建设。

“全乡17个行政村全部实现了道路硬化,各村村道纵横交错,乡村由此串珠成链,打通了乡村旅游的‘最后一公里’。”刘少燕说。

随着交通路网逐渐完善,礼门乡旅游事业发展焕发生机。礼门乡积极推进基础设施建设,把点扮靓、把线做美,串珠成链、连片推进。围绕“文旅康养生态小镇”主题,当地创建贡川村—仕本村—礼门村—常源村精品旅游线路,打造美丽田园、传统古村落;围绕“农、俗、情、趣、真”主题,深入挖掘乡土民俗文化,举办旅游文化节、摄影展、民俗节庆等活动……礼门乡努力把“藏在深闺”的旅游资源转化为乡村旅游“新活力”。

此外,礼门乡还逐步完善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和旅游公厕、停车场、健身步道、金牌书屋等设施,提升村庄形象与功能。

旅游基础设施、交通路网等不断完善,让礼门乡旅游风生水起。去年,礼门乡游客数量超过17万人次,旅游收入达340万余元,旅游从业人员人均可支配收入27000元。

“我是从陈峭走出来的,这里的一草一木、乡里人家,我都有着特殊的情感。”云山古舍民宿老板陈孙壮说,此前他一直在外地打工,看到陈峭的发展前景,决定返乡打造民宿。

陈峭村陈氏五兄弟等乡贤和村民出资8000多万元,注册成立周宁陈峭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修葺民居,建游客集散中心、滨水栈道;陈建兴从上海返乡,建设深山云舍民宿,打造陈峭民宿2.0升级版……目前,全村发展17家民宿、6家农家乐,住宿收入达113万多元。

村庄“活”了,名气越来越响。2015年陈峭成功申报国家AAA级旅游景区,先后获评中国传统村落、国家级森林村庄、首批中国乡村旅游模范村等。

在礼门乡,像陈孙壮、陈建兴一样返乡的“城里人”并不少。该乡充分发挥乡贤力量,立足山村生态,充分发挥乡贤各自领域的资源优势,带动村民找到致富路子,真正将身边的“绿水青山”变成老百姓的“金山银山”。

礼门乡常源村村民黄霞弟也选择返乡,创办农家乐、民宿。“前几年回来,觉得家乡变化很大,我想让更多人看到我的家乡,所以就有了回来发展的念头。”黄霞弟说。

“乡村旅游给礼门乡带来实实在在的变化:生态底色更亮,群众的腰包更鼓,游客更多。未来,我们将持续盘活全乡旅游资源,以‘旅游+’为引领,带动产业、文化等多业态融合发展,让群众共享旅游发展红利。”礼门乡黄锦荣说。